没有质量的公平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2018-07-08 08:11

代表委员建议:质量和公平是教育改革关键

据《广州日报》报道,3月7日,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列席全国政协教育界别联组会议时,谈及了义务教育、高等教育、教育改革等多个热点问题。针对委员的提出义务教育发展不均衡,目前仍存在择校现象以及中西部大学生的录取率仍不高的问题,袁贵仁表示,正考虑把公平作为基本教育政策摆在突出位置,使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公平的教育。

“这个难度差不但没有下降,反而从五年前的24倍增加到了31倍!”李光宇发问:为什么差距越来越大?

相比义务教育要扶贫扶弱,袁贵仁表示,高等教育不可能做到均衡、一个样,要强调各所学校的特色、优势和传统。

问题集中起来无非一个是质量,一个是公平。拓展优质教育资源、办好每一所学校,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一所好的学校需要精良的教师队伍,这是需要几代教师长期积累才能形成的,绝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可能用钱堆砌出来。在这个过程中,优质资源有限,怎么合理配置就是公平问题;而且公平跟质量问题有密切联系。没有质量的公平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低质量的公平,老百姓也是不会满意的。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1月22日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袁贵仁的讲话也释放了一系列推进教育公平的信号:“2015年,新增本科招生计划全部安排给高等教育资源相对缺乏、升学压力较大的中西部和人口大省,进一步缩小录取率最低省份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

中国青年报3月11日讯 从上面的数据中可以看出,类似山东、安徽、广东、河南、四川等人口大省和高考(课程)大省的录取率还处于较低水平,四川省甚至是全国重点高校录取率最差的省份。

委员俞敏洪:建议让考生在当地高考户籍地录取

据媒体报道,除了上述数字,李光宇还列举了一组数据:2009年,河南有98.8万考生,北大在河南投放的招生计划为79人,录取率不到0.01%,而北京有11.8万考生,却投放了282个名额,录取率是0.24%。对比录取率,河南学生上北大的难度是北京学生的24倍;而2013年,河南75.8万考生,有85个北大名额,录取率仍然是0.01%,北京7.3万考生,拥有226个名额,录取率为0.31%。

代表王战:应加快改革步伐 取消高考分批录取

东部高校要为中西部学子留专门名额,部属高校严控属地招生比例。自2007年以来,国家采取多项措施努力缩小区域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差距。2013年全国高考平均录取率为76%,最低省份录取率达到70%,两者的差距已缩小至6个百分点。《意见》指出,力争到2017年,录取率最低省份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缩小至4个百分点以内。此外,改革还将进一步提高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高考录取率,在东部地区高校安排专门招生名额面向中西部地区招生,同时部属高校要严格控制属地招生比例。

要让考生切实体会到政策红利,就必须让985、211高校做出严密的招生计划。“北大在北京多招一点学生,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在上海多招一些学生,我能理解,但只要几倍就好了,不要几十倍好吗?”李光宇呼吁,985和211高校应该直接制定出5年计划,比如从2015年开始,北大要在河南多投放多少招生计划?录取比例增加多少?与北京相比,入学难度缩减多少等,这些内容还必须进行公示,接受所有人监督。

委员钟秉林:提升质量和公平应是教育改革的关键

高校招生制度中分批次统一录取的规则,以及相配套的高考一考定终身、单一化录取机制作为高等教育计划体制的象征,在改革开放之后未能及时地进行调整和修正,其所造成的高校失责、学校分层、生源固化等问题,直接引发了社会对教育公平性和公正性的质疑。

重点高校定向招收“贫困生”,不再让“寒门难出贵子”。由于城乡基础教育水平存在差距等多种因素,农村学生考上重点高校的比例相对较低。今后将继续实施国家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由重点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部属高校、省属重点高校还要安排一定比例名额,专门招收边远、贫困、民族地区优秀农村学生。力争到2017年使贫困地区农村学生进入重点高校人数明显增加,并形成保障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的长效机制。

委员娄源功:教育公平先要机会公平 须建立在人口基数基础上

据悉,2014年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2013年增加11.4%,完成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10%以上的目标。对农村贫困地区的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去年招收了5万名优秀农家娃。教育部要求,教育部直属高校和其他自主招生试点高校实施农村学生单独招生,招生数量不低于年度本科招生总数的2%。袁贵仁指出,今年还要继续实施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进一步增加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

迈向教育公平:政策有待落实与检验

高考改革要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不是考什么内容,怎么计算分数的问题,而是随迁子女在当地接受教育的权利,和在当地参加高考的权利。如果户籍问题暂时解决不了,可以考虑让孩子在当地参加高考,再回到户籍地录取。

代表李光宇:录取比例增加要有五年计划并接受监督

除了关注各省份重点大学录取率,今年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们还从不同的角度谈到了教育公平问题,并给出了他们的建议:

建议在“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中,突破“一省一校”政策限制,以人口基数为参考,将中西部地区办学历史长、基础好、实力强的地方高校纳入“中西部高校提升综合实力”工程,并及时建立动态的进入、退出机制,考虑到投入和产出,彻底改变中西部地区长期以来国家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短缺的现状。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的出台,标志着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全面启动。《中国青年报》报道,在《意见》中,教育公平问题受到了重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