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需要每一位教育者负重前行

2018-06-24 20:24

蔡晓东:对,二龙路中学能进自己高中的学生,现在是凤毛麟角了。我们现在就把他们的高一学生全部融到我们本校区来统一编班授课了,就是要在实验中学上课了,将近100号高一学生。

采访蔡校长,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平静的、严肃认真的。只有在回答两个问题的时候不太一样,一个是说到实验中学今年高考成绩时的骄傲,都写在脸上。还有一个,是说起自己以前给学生上数学课的样子,眼睛里都在放光。改革,或许需要每一位教育者负重前行,但更需要心中,永远装着学生和课堂。

问:当校长和当老师,您更喜欢哪一个?

答:我一定要去运动,我给学生加了体育专修课。运动本身就是一种教育。

如果有一份“2014年最受媒体关注的中学”排行榜,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一定排在前列,这不仅仅因为它是市重点,而是很多事实因和它“沾边儿”正发生改变————比如二龙路中学因和它衔接被更多家长纳入“可考虑范畴”,比如西单小学因直升实验,周边房价蹭蹭上涨,被列为“新政中最受益小学”。

记者:您作为校长,会不会担心生源质量的问题?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您作为实验集团化办学的主要负责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蔡晓东:等于二龙路中学由实验中学接管了。你想,要接一个新学校,很多具体问题,你比如说实验中学的教师待遇和二龙路教师的差异很大,那你怎么解决?学生你要接、教师你要接、管理你要接,里面很多问题。

答:非常满意。文科北京市第一,理科北京市第二。今年可是官方发布的。

这种融合,被蔡晓东称为“硬合作”。相比教师兼课和学术交流等优质教育共享型的“软合作”,实验中学和二龙路中学真正实现了从学生到教师再到管理的“深度融合”。可想而知,这里的每一步于蔡晓东,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为了还原生活中更真实的校长,我们把在中国之声微博、微信上征集的网友问题整理了一下,接下来就通过“快问快答”板块来听听,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蔡晓东是怎么说的:

问:从实验中学毕业的学生,您希望他们未来最被社会认可的品质是什么?

记者:那这2/3的时间您是在做什么?

在实验中学教育集团的大名单中,除了实验分校、二龙路中学、华夏女中、159中四所中学外,还有宏庙和西单两所小学。“直升实验”对于“小升初”家长们的诱惑不言而喻。事实也正如此,两所小学因为新政早已成了“香饽饽”,周边房价高企不说,在“备受家长青睐小学名单”中,点击率也绝不输重点小学:

蔡晓东:那是。可以说是猛增。至少二龙路中学高一的招生分数线,是剧增,比去年提升了80多分吧。

问:什么样的家长是好家长?

问:您办公室里挂的那句“做真教育,真做教育”,是您的座右铭吗?

蔡晓东:带学生去上海参加中运会,参加北京市运动会,去打那个女排比赛,(她们)希望我去给助助威。还有我们正在研究学校未来5年的发展规划,新学期的一些工作部署安排。

为什么这件事紧急?开学在即,虽然政策刚落地,可马路对面儿二龙路中学的高一学生,已经要来学校上课了。

问:最近几年实验中学高考状元出的少了,您怎么看?

问:您是数学老师出身,怎么看“奥数热”这个问题?

蔡晓东:这个暑假你不得消停,就是说像人家一下20天什么事没有,不受干扰,校长可就不行了。随时会有事情。

答:从我骨子里,我酷爱教课。我可以跨着六个教室,我在第一个教室讲课第六个教室都能听见我的声音。

记者:那对于这届学生来说,就有可能都上不了自己的母校了?

蔡晓东:明年我想,因为具体方案要由地方政府确认,最初的考虑是6年后能按相应比例直升实验中学,至于比例是多大,现在并没有明确。

如果有100件事要办,蔡校长眼下最紧迫的,恐怕还是集团化办学。“集团化办学”,是近年来教育发展的创新之举,它是指由优质学校牵头,带动周边的普通中学和小学,通过名校资源利用效益最大化,最终达到教育均衡化的目的。

蔡晓东:还是有暑假的。只是说要比学生少休2/3的时间。

中国广播网8月30日讯(记者 丁飞)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坐落在北京西单闹市区、教育部大楼门前的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和二龙路中学,虽然仅一街之隔,却是北京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缩影。仅以满分580分的2013年中考为例,实验中学的录取分数线为532分,而二龙路却只有465分,近70分的差距足以说明两校实力之差。

蔡晓东:恐怕实现全面直升,要有一个过渡期。因为政策今年出来,所以今年西单和宏庙还没有接入。应该说是从明年开始。

北师大实验中学校长蔡晓东

新政,和它带来的这些变化,使得蔡晓东校长的这个暑假,过得并不轻松:

答:奥数对锻炼孩子的思维、培养孩子对数学的兴趣还是有正面作用。但现在它被功利化了,为升学做准备。被异化了。

蔡晓东:生源质量要和往年相比,肯定发生变化。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可能学生差异性会更大一些,所以我们现在也需要为应对新形势设计课程和教学。比如说分类分层教学,这几乎是必须走的路。

记者:二龙路中学今年的初三学生会不会觉得,分数线忽然一下子提高了?

记者:明年会怎样?

答:水滴石穿、润物无声的教育,恰恰是,极具力量的。

蔡晓东:就整个大的集团而言,我们感觉有很多东西不明朗。就是你办这个集团的主要目标是什么,主要任务是什么,要实现这些需要政策配套作支持,这些政策又是什么。整体性的设计现在研究并不充分。

答:我不太在乎这个状元。这个高水平该是一个整体性的高水平。

记者:西单小学的直升大家也很关注。

为促进教育均衡化发展,今年,北京市西城区将原有的4个教育集团,进一步增加至15家。其中,光“实验中学教育集团”的名单下,就有5所中学和2所小学。一时间,“实验接管二龙路”“西单小学直升实验”等消息迅速在京城家长圈儿里激起千层浪。北师大实验中学校长蔡晓东,是实验集团化办学的直接负责人,这个暑假,用他的话说“不得消停”。集团怎么管,关系怎么理,老师怎么调,学生怎么动,每一样都不是容易事。

记者:听您这么说,校长好像是没有暑假的?

答:嗯,做真教育是一定按着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的规律去做。真做就是要务实的去做,不要跟风,讲实效。

问:如果有一天可以完整休息,最想做什么?

问:您对学校今年的高考成绩满意吗?

通过发挥优质学校的辐射带动作用,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和重新整合,是集团化办学的路径。从这个意义上,每一所“集团”中的核心校,都肩负着比以往更为繁重的使命:集团怎么管,关系怎么理,教师怎么调,学生怎么动,任何一寸改变,都需慎之又慎。这其中,教育资源的辐射而非稀释,更是探索之路上的一大难题。从和蔡晓东校长一个小时的对话中,能深切感受到,压力之大,思考之深,更源于责任之重。

答:希望我的孩子们有为人做事的诚实、正直的品格。不是去迎合,要坚守自己的做人的原则。